“不圖名,不圖錢,就圖個良心”

來源: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8日 點擊數:

 “不圖名,不圖錢,就圖個良心”

       魯山縣瓦屋鎮鎮區,沿曲折山路前行數公裡,再沿新修的深山盤山路行駛數公裡,至八九百米高的半山腰處,紅石崖村蓦然岀現在眼前,紅石崖村是隻有240多戶人家900多口人的深山區貧困村。

       “李啟民尚畫兩口子9年前出于好心收留了毫無血緣關系的智障鄰居齊建國,兩年前又收養了已故親家的好朋友、孤寡老人張法祥。雖說如今孩子們的婚姻出現了變故,家庭因病陷入貧困,但啟民兩口子仍對他們不離不棄。兩口子對待兩位沒有血緣關系的老人就像親人一樣,村裡人誰提起都說兩口子有大愛,講仁義。”5月24日臨近中午,紅石崖村黨支部書記李建林一見面就給記者介紹。

       57歲的村文書李啟民的家就在村委會後邊的盤山路旁,家裡開着一個小超市,貨品不多。智障老人齊建國拿着一份報紙殘片,用粉筆在水泥地闆上寫字。張法祥則扶着拐棍呆坐在一塊石頭上。

 

照顧智障鄰居奉獻愛心

       2019年67歲的齊建國老人是李啟明的鄰居,是家中老大,下面還有4個兄弟姐妹。齊建國小時候發高燒,當時醫療條件差,家人用土法治療不當,造成智障,從此言語不清,也一直沒有成家。後來,齊建國的4個兄弟姐妹陸續在魯山城區和平頂山市區安家居住,也想着把老大哥接到家一起生活,但老人由于智力有問題,在城裡一下樓就迷路,經常找不到家。齊建國也不會使用水沖式坐便,常常把衛生間弄得亂七八糟。兄妹幾個為大哥的事沒少想辦法,曾把齊建國送到鎮敬老院,可老人在那裡也待不住,整天嚷嚷着回家,稍不留意就偷偷跑出敬老院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   2010年農曆二月初二,齊建國兄弟姊妹幾個回老家祭祖,商量着如何在老家找個人照看兄長,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心腸好的鄰居李啟民夫婦。看着鄰居老哥的窘境,李啟民夫婦伸出大愛之手,答應照顧齊建國老人。9年來,李啟民夫婦信守諾言,把齊建國當做自己的家人,無微不至地照顧他的飲食起居。

       “俺村離鎮區遠,理個發啥的不方便。為了給齊哥理發,嫂子買了理發工具,自學了理發技術,隔三差五地自己動手給齊哥理發、刮胡子、剪指甲,還時不時地給老人洗洗腳。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,很多人也難做到。”鄰居範愛榮提起李啟民兩口子,贊不絕口。

       “咱一不圖名,二不圖錢,就圖個良心。老人有難處,咱總不能看着不管吧。俺雖然隻上過小學,但做人得講良心的道理俺懂,答應過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到。”尚畫很樸實地說。

照顧親家朋友彰顯大義

       鄰村的張法祥老人今年80歲,和紅石崖村的張立年老人年輕時就是好朋友,40年前,為了相互有個照應,單身的張法祥就在同樣單身的張立年家住了下來。30年前,張立年老人領養了一個女兒。轉眼到了女兒出嫁年齡,李啟民的二兒子李招财在2008年入贅給張立年老人當了上門女婿,和妻子一起贍養着兩位老人。2014年張立年老人去世,但李招财兩口子還是像對待親生父親一樣贍養着張法祥老人。為了讓孩子們有時間出去打工掙錢養家,也為了讓張法祥老人生活方便一些,2017年5月,李啟民夫婦把張法祥老人接到身邊照顧。2018年7月,兒子李招财和兒媳由于鬧矛盾離了婚,身份尴尬的張法祥老人一下子成了“燙手的山芋”。

       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況且兒子與兒媳已經離婚,養還是不養?“當時就有人對我說,親戚(關系)不在了,張法祥又不是孩子的親老丈人,還伺候他幹啥呢?幹脆攆走算了。可俺想,既然咱把老人接過來了,他如今年紀又這麼大,無依無靠的。他也是一條命,隻要自己有一口飯吃,也要讓他有飯吃、有衣穿。”尚畫說。

       就這樣,淳樸善良的李啟民兩口子一如既往地照顧着張發祥老人。

       “法祥老人腸胃不好,經常拉肚子,自己又控制不住,經常人還在屋裡就憋不住拉了,弄得地上到處都是髒東西,人家畫嬸從來沒有埋怨過一句,過後總是默默地把屋裡打掃幹淨。有時老人拉得屎尿順褲腿流,畫嬸也從沒有嫌棄過,她把老人的褲子脫下來,拿溫毛巾給老人擦洗幹淨後,再将老人褲子、褲頭上的髒東西用刷子刷掉,放到洗衣機裡洗幹淨。你看,院内繩子上搭了那麼多褲子,都是準備給老人換洗用的。”李建林指着院内一根繩子上晾曬的好幾條褲子動情地說道。

誠信義舉感動鄉鄰

       2019年3月,李招财癫痫病發作,李啟民把兒子送到北京某腦科醫院治療,40多天裡花了十八九萬元,但因檢查項目過多,不少項目沒法報銷,新農合隻給報銷了1.6萬元,一下子掏空了李啟民的家底,還欠下了一大堆外債。李啟民家已因病緻貧。

       “孩子花這麼多錢,還要伺候兩個非親非故的老人,照顧4歲的小孫子,想着自己這麼作難,真想放棄(照顧兩個老人),可又想他們倆怪可憐的,總不能撇下他們不管吧。于是我心裡對自己說,不管家裡再難,隻要俺有一口吃的,就餓不着他倆。答應過照顧人家,就要說到做到,不能說話不算數。”尚畫說。

       “李哥在村裡開了個小超市,但一個月也掙不了三五百塊錢,家庭條件也不好。為節省開支,尚畫嫂子就在家裡納鞋底,做鞋幫,制作成合适的布鞋,給兩位老人和家人穿,辛辛苦苦勤儉過日子。因為是村幹部,沒法評為貧困戶,享受不到低保等補助的,但人家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,也沒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。”說起李啟民兩口子的事情,來自平頂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駐村工作隊員李鵬旭感動地說。

       “以前村裡有個别人不理解,說李啟民兩口子伺候兩人是圖人家的五保金。這可把我給氣壞了。”李建林說,“我告訴那些村民,我了解國家的補助政策,近兩年國家搞扶貧,五保戶漲到現在的一個月350元,加上每月的護理費71元,兩人一月總共才800多塊錢,像他們兩人現在的情況,一個月給你2000塊錢你伺候不伺候?一下子把他們幾個給說得無地自容。截止2019年5月底,俺全村人都了解了實情,對李啟民兩口子的仁義佩服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李啟民的老父親李克金今年已經78歲了,看到自己的兒子兒媳照顧着兩位老人不容易,為了減少孩子的麻煩,老人執意在老房子裡一個人生活。但李啟民隔三差五地就把磨好的面、做好的面條和地裡的蔬菜送過去。改善生活時,也會記得給老人送過去一碗。

      “俺娘家娘也80多歲了,雖然離俺村隻有5裡地,由于我需要照看他倆,很少回娘家,總覺得愧對自己的老母親。”說起這事時,尚畫眼眶濕潤,聲音變小。

       “李克金也是個老黨員,曾幹過村黨支部書記,是個熱心腸的人,作風正派。李啟民能夠這麼做,與老人家的從小教育分不開。”說起村“兩委”幹部裡面有這麼一個仁義厚道有愛心的人,李建林很是自豪。